搜索
写经验 领红包

伯罗奔尼撒战争

公元前431~前404年,古希腊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同盟与海上强国雅典之间争夺霸权的战争。希波战争以后,雅典势力急速发展,提洛同盟成员国逐渐成为它的附庸,它控制爱琴海和赫勒斯滂海峡,以武力为后盾推行强权政治,形成与斯巴达争霸希腊的局面。雅典的海外扩张活动,与伯罗奔尼撒同盟中的工商业城邦,尤其是科林斯发生尖锐矛盾。雅典奴隶主与斯巴达贵族寡头争相干涉他邦内政,彼此互不相容。战争的爆发是由一系列冲突蕴积而成的。公元前435年,科林斯与其殖民地克基拉发生争端。公元前433年,雅典出兵援助克基拉,逼科林斯退兵。公元前432年,雅典对科林斯的盟邦迈加拉实行贸易抵制,不准其商船在提洛同盟各邦港口停泊。同年,雅典以科林斯的殖民地波提狄亚隶属提洛同盟为由,要求它与科林斯断绝关系,赶走其监政官,为此又与科林斯交火。公元前432年秋,伯罗奔尼撒同盟集会,在科林斯代表鼓动下,向雅典提出强硬要求,包括要它放弃对提洛同盟的领导权,遭雅典拒绝。遂于公元前431年爆发战争。这次战争可分为三个阶段:十年战争、西西里战争和德凯利亚战争。

图 十年战争(公元前431~前421)

亦称阿基丹姆战争。公元前431年3月,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时,斯巴达方面有步兵、骑兵约3.5万人,雅典方面有步兵、骑兵约3万人。斯巴达的战略是发挥其陆军优势,并鼓动提洛同盟成员国叛离,达到其削弱和孤立雅典的目的。同年5月,斯巴达国王阿基丹姆二世率军侵入阿提卡,对雅典乡村恣意蹂躏,大批农民涌入雅典城。雅典执政者伯里克利的对策是:陆上取守势,海上取攻势,利用雅典城到比雷埃夫斯港的长墙工事,力图保持与外界的通路;同时派舰船侵袭伯罗奔尼撒半岛沿海地区,鼓动希洛人暴动,逼敌方求和。公元前430年,雅典城内发生严重瘟疫,死者甚众(伯里克利次年亦死)。公元前427 年前后,发生了米蒂利尼等盟邦的反雅典起义。陆上形势对雅典不利。公元前425年,雅典海军占领了麦西尼亚西岸的皮洛斯及其附近的斯法克蒂里亚小岛,希洛人乘机暴动。斯巴达亦陷于困境。为对抗雅典,公元前424年,斯巴达将领布拉西达斯攻陷爱琴海北岸的雅典殖民城镇安菲波利斯(雅典将军修昔底德驰援不力,被放逐)。公元前422年,双方在安菲波利斯激战,雅典主战派首领克里昂与布拉西达斯均战死。公元前421年,雅典主和派首领尼西亚斯与斯巴达缔结《尼西亚斯和约》。规定:交战双方退出各自占领地,交换战俘,保持50年和平。但导致战争的基本矛盾依然存在。

西西里战争(公元前415~前413)

公元前 421~前416年间,双方大致处于休战状态,但局部冲突仍不时发生。其时在雅典,虽有尼西亚斯等主和派,但好战情绪渐占上风。公元前415年,将军阿尔基比阿德斯提出远征西西里(该岛大城叙拉古是科林斯殖民地)的冒险计划,在公民大会获得通过。同年5月,雅典由阿尔基比阿德斯与尼西亚斯等率领战舰 130多艘,轻装步兵1300人,重装步兵5100人,准备出征。此时突然发生雅典城内赫尔墨斯神(商旅神)雕像多处被毁坏事件。远征军刚到达西西里,涉嫌的阿尔基比阿德斯(据说他是“无神论者”)即接到回国受审的命令;他在归国途中投奔了斯巴达。雅典远征军归尼西亚斯指挥,初有小胜。随后科林斯、斯巴达援军开到,形势骤变。由于尼西亚斯优柔寡断指挥不力,雅典虽开来大批援军,终于在公元前413年9月全军覆没。雅典损失战舰约200艘,被俘约7000人,尼西亚斯被杀。雅典渐失其海上优势。

德凯利亚战争(公元前413~前404)

西西里之战后,斯巴达又加强陆上进攻。公元前413年,斯巴达军大举入侵阿提卡,并长期占领德凯利亚(雅典城北),破坏和消耗雅典力量。这时雅典的农业生产完全瘫痪,又有2万名奴隶逃亡。为了作最后的支撑,雅典罄其财力再造舰船百余艘。公元前411年,雅典海军在阿拜多斯,次年在基齐库斯,先后打败斯巴达海军。斯巴达竟寻求波斯援助,增建舰队,以与雅典海军作最后的较量。提洛同盟成员国纷纷脱离雅典的控制。雅典虽竭力周旋,海上亦有小胜,但已丧失了进攻的能力。公元前405年,斯巴达海军在来山得指挥下,于赫勒斯滂附近之洋河终于全歼科农所率雅典海军。继而从海陆两面包围雅典城,公元前404年雅典投降,被迫接受屈辱的和约:取消雅典海上同盟(即提洛同盟),拆毁长墙工事,舰船除保留12艘外,余皆交出,雅典从此由盛而衰。

伯罗奔尼撒战争的交战双方都是非正义的。战争给希腊世界带来前所未有的破坏,促使小农经济与手工业者破产,导致战后希腊奴隶制城邦的危机。伯罗奔尼撒战争在古代军事史上占有相当地位,历史家修昔底德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中曾有翔实记述。争取海上霸权(包括夺取海上交通线,从海上封锁和发动入侵等)是这次战争中的一个突出战略问题,但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乃是多方面的。雅典自恃海军强大,忽视了斯巴达陆军的战斗力,特别是忽视了阿提卡农民的利益,由此所造成的不良后果,实为雅典执政者伯里克利料所不及。雅典一向压榨提洛同盟各小邦,动辄施以武力,因此在战争过程中各小邦伺机反抗并脱离雅典羁绊,这更加促成雅典的败局。斯巴达求借于宿敌波斯的援助赢得这次胜利,为波斯继续干涉希腊事务开了危险的先例。

http://image.lingbiren.com/d/file/p/2022/11/22157y644784_15839.jpg